节操写真馆致力提供最新最热的高清写真下载,3D电影下载!精彩大片与您共分享。

一位海归白领和他的民工兄弟

图文精选 节操大魔王 499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

暴雨,闪电。
路烂了。
怎么客户会选择这样的一个坏天气搬家?客户说,水能带来财。我的团队没有停手,他们麻利地给客户的冰箱、洗衣机套上厚绒布套子,束紧;早两天送到客户家里的“小邻通”特制塑料打包盒是密封的,客户的物品安静地躺着;“小山东”还在帮助客户把每一个碗放进“小邻通”绒布箱,一切有条不紊。那天暴雨初霁,搬家车(在上海叫“搬场”)行驶在上海卢浦大桥上,远方的天际线那么亮,上海的天空已经很久没有彩虹了。
想起创业以来的感想,也不知是天热,还是眼泪,眼睛咸咸的。
我是学金融的,2000年去英国留学,那时候利兹市马路上的中国人渐渐多了,美国正在进行大选,而中国的领导人正访问英国。出国前,亿唐网CEO唐海松在梅龙镇请上海的一帮记者吃饭,我当时告诉这个哈佛大学的MBA,互联网老百姓不懂,但是老百姓需要买到最便宜的好东西。他当时笑了笑:“你懂什么是电子商务吗?”全场的人都大笑起来,我也被迫跟着笑了。
什么是电子商务呢?一年后,我在英国听说亿唐烧钱烧得很厉害,但没赚钱;而我创立的一个为中国留学生提供接站、找房子、买电话卡的校园BBS帮我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。后来我把BBS的内容移到了自己建立的一个网站上。说是网站,其实很寒酸,就这三项内容,但实用。那个时候很多人买电话卡是去印巴人开的小店,买一张类似于我们今天的手机充值卡,其实就是网络电话。印巴人很懒,店关得早,我就去找到网络电话公司,批发卡,把所有的卡码放我的网站上去,需要的人把支票丢到我信箱,我用E-mail给密码;2001年离开的时候,我把网站卖给了一个愿意接手的人,卖卡和借机等服务赚了20万人民币,卖网站赚了5万块。
我是浙江台州人。台州人一个很大的特点是,双手磨出茧子去赚钱。这个道理不管是互联网还是做实业,都需要。
回国以后,我父亲不是太同意我立即创业,没太多钱,也没有社会关系,要干什么不清楚,上海那么大,路怎么走都不知道。
我运气很好,在英国的一个同学推荐给我一个大公司GE的朋友。GE那时候在搞一个金融公司,需要一个市场部的人。我去了。第一次在云南开会,GE中国总经理付波给我们讲六个西格玛,听得云里雾里。后来,我知道,我父亲的布匹厂如果把这种管理理念根植到每个人的行动中,也许短期的成本会很高,一时也不一定实用,但长期干下来,他就不需要像牢头一样盯着每一个人,好像每个人都在偷懒贪钱。
GE的员工都是很骄傲的,因为这个公司的伟大。我在那里受到了很好的培训,那时候他们刚刚在张江搞了一个研发中心,给员工的培训非常多。作为未来的业务骨干,我去参加了不少。那个时候,领导力,多元化,文化,科技,创新,变革,诚信,价值观等等词汇不断冲击着我的大脑,束缚着我躁动的心,打磨着我的骄傲感。在GE, 我学会了西装下面不能穿白色运动袜,更学会了如何光鲜亮丽地出现在任何人面前,和他们扯他们听不懂的东西;我的老板Stuart Sinclair是个很不错的英国人,他曾经在Tesco担任过全球投资官,调动超市日常运营得到的大量现金;但是我们的深发银行项目很不顺利,在GE呆了5年之后我就去了一家外资银行,一直到2011年离开创办“小邻通”。
这家外资银行,虽然是家百年老店,却是我人生很不如意的一个地方,但我忍着。这个地方香港、新加坡人很多,他们会觉得中国大陆的一切都离国际化很远,而我们认为他们根本不了解中国大陆。我的同事们都是很高档的人,也许他们也没什么钱,但是好的衣服是一定要有的。GE的人一般不太讲究穿着,金融集团的人因为要和其它金融口的人打交道,才不得不在炎热的夏天穿着西装,装腔调。但是到了这家外资银行,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“装”。我的老板是一个香港老头,他的西装永远是带着金色扣子的那种,不用领带而是一个领结。衬衫经常上浆,笔笔直地钉着两个袖钉。西装上面的口袋总是塞着一块露着头的白色或者什么颜色的小布头。他的西服也很有特点,在扣子一侧还有一个洞。憋了很久,终于有一个机会,我近乎讨好地问他,这个洞是干什么的?他仿佛一瞬间是从椅子里弹射出来一样,“呵呵,Jason,你们不懂了吧。”利用喘气的间隙,他又好好端详了我一会儿,“这个是放怀表,怀表链子穿过的地方。”之后他又瘫坐回椅子,表情很难捉摸,好像他等待这一刻很久了,或者好像他一下子把谜底揭穿了,没能折磨到我,很不甘。这就是我在那家外资银行的生存环境。
我在GE的一个HR朋友告诉我,其实很多公司不是太喜欢GE来的人,他们总是看不惯一切,无意间会伤了很多人。他们在GE的时候骂GE,离开GE以后,才发现,系统如此之好,如此追求结果而不是过程的公司很少。而这家外资银行的人则对结果似乎不太重视,而对过程很纠结,这样的后果就是,too many fingers on the pie(众人皆染指),但是没有人对结果负责,办公室里政治横生。
其实我们不能说一个成功的公司没有坏人(什么是职场中的坏人,你懂的),或者说一个坏人丛生的公司不成功,总之人们不会因为公司不好而离开,都是因为经理不好而逼上梁山,无一例外。
我也算能忍的,因为我需要钱。
蜗居于公司的特点是,不管刮风下雨,你都能领到月薪。
而自己出来创业的特点是,不管刮风下雨,你都得让你的员工能领到月薪。
来上海的第11个年头,有一天早上,我躺在床上,突然想起了我的英国朋友,又想到我们一起打拼的那个网站怎么样了,打开电脑到利兹大学的官网去看,物是人非。
想想我在上海的这么多年,想想我双手起茧的父亲,想想生活那么多不如意,听着楼下一个农民工兄弟在喊,“修空调冰箱,收旧电视机喽”。 我“呼”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。
我要创业!
这个念头在我心里盘了很久了。
每个生活在上海的人都是很不容易的,开门几件事情要办好就很不容易了。比如给空调加个液,乱收你钱;来个搬家的,搬到一半开始和你加价;马桶堵漏,没两天又漏了,人找不到了;油烟机被洗坏了,师傅说上厕所,跑啦;说好时间上门修灶台,一等就是半天……
于是,我想做一个网络,把上海所有关系到居家生活的有质量的“马路游击队”全部收编到我的网络里面来。于是我创办了“小邻通”,一个集家居服务之大成的服务平台。
和我们签约的都是从外地来上海,从事着关于上海人居家生活的各行各业的师傅:开锁,洗油烟机,劳务中介,搬家,修家电,防水补漏,墙壁粉刷,铝合金窗等等,凡是你能想到的生活所需,我们都会找到。只要在微信中搜索“小邻通”,就能在社区范围5公里内找到自己需要的师傅,而如果师傅的服务你不满意,你可以找我们投诉,我们可以先行赔付,因为我们对所有入网的师傅都收取了保证金。
没有人能体会我那种遍尝艰辛的感觉,从高脚杯到油烟机店,从西装革履到平底布鞋,从高学历高智商的对手到也许说话声音开口吓你一跳的下水道师傅。这让我想起了刘少奇说过的一句话,我们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有的只是社会分工的不同。以前我不相信,现在我信。我的农民工兄弟们,他们心里的那种光明,那种热情,那种质朴,纯洁得像一张白纸。生活的压力有时让他们不拘小节,有点焦躁,大城市的节奏让他们有时不知所措。我们所有的师傅除了“小邻通”发给他们的工作服外,没有任何上班时候需要的点缀和装饰,但是他们每个人都把衣服洗得那么仔细,因为公司规定,更因为尊严。
想起当年的“亿唐”和今天如火如荼的“O2O”,我更想起了父亲。我们所在的这个时代,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,但不管是什么时代,都需要双手磨出茧子的努力。罗振宇一直说互联网是创造奇迹的时代,比如云技术。但“云”是一个状态,我们要做云,需要有人能振臂高呼,让人们认识到“云”的魅力,更需要从云端而下,根植在广袤大地的,千百双磨出老茧的双手。没有磨出老茧的努力,也就只能停留在空中的云端了。

(本文作者为社区服务网络平台“小邻通”联合创始人。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。责编邮箱: Shirley.xue@ftchinese.com)

来源:FT中文网


节操报 ,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 , 转载请注明一位海归白领和他的民工兄弟
喜欢 (0)
[微信红包打赏]
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